<

我用蛆塞入马眼自慰的故事

时间:2019-06-30 17:25:49

这是我在全网第一次发,这里是原稿。其他地方都为转发。

本篇文章包含了我的现实经历以及幻想,请大家不要模仿。

插马眼最终的都会插到前列腺的...插到前列腺,异物压迫前列腺带来的比射精还要强烈的欣快感、饱胀感、满足感、甜蜜感会让人瞬间上瘾欲罢不能。之后便会扩张马眼以塞入更粗的物体进入前列腺来获得更加猛烈的快感。我是直男,尝过几次这样玩后...看见多美的女生分开腿在我眼前,我也不会感到一丝想要高潮的欲望了。反而见到一些可以用来插马眼刺激前列腺的物体,前列腺就会一下痒起来,不需几秒分泌的润滑液就会从马眼溢出,来帮助异物滑入深处...

马眼棒啊,丝袜啊,温度计啊,BB弹啊,口香糖啊,耳机线啊,导尿管啊(这个可以,那个充水的球在前列腺时就开始注水会射的感觉没有明天),生活里各种光滑的异物等。我都玩过。吸吸果冻被我挤入过,强憋着尿使得果冻不会进入膀胱,这样我用多大劲挤包装袋,尿道里的果冻就会以多大力压迫我的前列腺,爽到眼前发黑,口水控制不住流出。

玩的多了口味会越来越重。家里的米生虫了,墙上有些小蠕虫。我看着想,小肉虫爬进马眼是什么滋味? 可是这种小虫不行,进去就出来,不然就憋死在里面。

我买了一盒钓鱼用的蛆,没吃过腐肉只吃过水果香蕉皮的。一盒子密密麻麻的有几百只。吃过晚饭后,大约是七点。找了饮料瓶,切了切,下面能把龟头放进去,上面大开着口。把蛆虫一股脑的全部倒在里面。蠕动的快感瞬间包裹了整个龟头,女生的下面算什么...有一丝丝的啃咬。不痛,很酥麻。几年没有刺激过龟头了,小小的啃咬竟带来了不小的快感。很快前列腺液就从马眼溢了一滴,蛆可能喜欢那个味道,纷纷往马眼里钻。尿道很敏感,一点东西进去都感觉得到。我知道有几只已经龟头出的狭隘,进入阴茎的尿到了。后面的虫子也在一股一股的向里想要进去。你是玩马眼的,我也不怕你觉得恶心,被异物进入的感觉有多舒服你也知道。这些小东西在里面蠕动着,能感觉到它们身体上的节剐蹭着粘膜。那真是极为变态的快感。我兴奋至极了,用手指戳在我马眼位置的一群蛆上,收到了惊吓它们更为激烈的向里钻去。里面的虫子还来不及啃咬,就被后面的逼着向更深处爬去。蠕动的快感越来越深,我的整个体外阴茎内的尿道都已经被小虫塞满了,里面蠕动着,我用手轻轻地捏住包皮系带,原本平平的系带部位已经被下方尿道里的蛆顶着鼓了起来,我的手捏住后,略使劲,将里面的那一团蠕动向更深处推去,越来越深...我能感觉到最前面的慢慢向里,前列腺部位被逼近的兴奋感慢慢的从我的脊背传上了大脑。那种滋味令我欲罢不能,真的太舒服了,硬硬的马眼棒绝对比不过这个。突然地一阵酥麻,感觉像是许多小刺温柔的剐蹭着我的前列腺,舒服的感觉自己已经不在人间了。射精前一瞬的那种酥痒感被无限放大,我知道第一只蛆已经到达了我的前列腺。我慌忙再捏住龟头挤进了新的一波小虫。第二只也应该进到前列腺了。我感到前列腺的酥痒更进了一步。我的阴茎剧烈的勃起着,通红的的龟头上,被在外面的小虫咬过的地方开始渗出微微的血珠。我意识到这不是只吃腐肉的蛆,活肉也吃。我剧烈勃起的阴茎使得我的膀胱括约肌紧紧的闭合,准备迎接射精了。所以幸运的是这些小虫并没有钻进我的膀胱。前列腺传来的酥麻,剐蹭感时强时弱。我努力控制住前列腺收缩的欲望,不想将前面那几只挤出。随着越来越多的小虫子到达前列腺,在腺体里蠕动着,我的眼前已慢慢发黑,我瘫坐在椅子上,看着被塑料瓶套住、淹没在虫虫海洋里的肉棒,感受着虫子在我尿道里的每次蠕动和冲撞。我已经在天上了。

随着一小股刺痛,我的意识被拉了回来。那是我尿道里的一股刺痛,我的脑子已经被快感淹没,很难想到发生了什么,但紧接着的来自尿道各处的刺痛让我明白了:蛆在我的生殖器里啃咬!我正想着要是前列腺被咬到..还没想完,我的胯就被突然异常强烈的快感刺激到弹了起来:在前列腺的虫子在啃咬我的前列腺!前列腺被啃咬带来了极其极其强烈的酥痒,我的欲望被推到了顶峰。虽然是痒,可是痒的程度已经强烈到了变成了舒服。我上气不接下气的想着,我的天,我的前列腺,我的宝贝前列腺,我男人的花心...在被一群蛆虫的小小嘴,从里面啃咬着...前列腺的快感瞬间淹没了尿道其他部位传来的刺痛,我感受不到疼痛了,只有从胯部深处放射到整个身体的舒爽,刺激与兴奋。身体深处又痒,又酥麻,虽然没有高潮射精,却已经比之前任何的高潮爽了。哪怕不高潮,让我这样舒服下去,我也愿意!我也突然意识到:我为什么没有高潮?已经舒服到头脑发晕头皮发麻,脚趾紧绷到快抽筋了,可我仍感觉不到高潮的到来。

我有些担心,却也很期待...如果最后高潮来了,会有多么强烈呢...我兴奋的在椅子上滑了下去,半躺在椅子上,一只手懒洋洋的拖着饮料瓶,看着蛆虫们进进出出...马眼已经被蛆虫塞得合不上。一股股前列腺液冲破重重虫子,缓缓地流了出来。来自前列腺的啃咬已经让我进入的迷幻状态,我失去了时间意识。只感觉到前列腺好像被更多的虫子咬了,快感显然的变多了,中途偶尔前列腺液会传来一瞬的痛楚,但很快就被接下来的强烈快感淹没了。

不知过了多久,我注意到有些从马眼里爬出换气的蛆虫后背里发红,着它们吃了生肉,我敏感尿道里的肉...由于并没有痛感,我反而觉得兴奋。吃吧,吃吧,从我的生殖器里,把我的鸡巴吃掉吧...但不久后引起我警觉的,是马眼涌出的、原本前列腺被啃咬而大量分泌的前列腺液,从微微带有血丝变成了完全的血红色。这意味着被咬破的已经不只是我的尿道了,涌出这么多的鲜血,说明含有大量血管的前列腺腺体被侵犯了,也意味着前列腺与尿道间的粘膜与前列腺包膜,被虫子咬穿了!!现在每一次蛆虫啃咬的快感,都意味着我的前列腺在被一点一点的吃掉!

我没有感到一丝痛楚,前列腺部位传来的快感比之前还要强烈了。血从我的马眼股股涌出,平日里谨慎的我,安全大于快感的我,见到这样都一定会立刻停下我做的事。可这时的我并没有,猛烈的快感已经重写了我大脑的奖励机制,在我看来,马眼出血,大量的蛆虫涌入涌出是正确的,就像饿了要吃饭一样正确。我享受着每一丝快感,就算知道这样下去总会有我的前列腺完全被啃咬消失的那一刻,这样的想法并没有使我感到害怕,反而是我感到无比的幸福。
鲜血涌出的量越来越多,我也能慢慢的感受到每一次前列腺包膜被虫子咬穿后带来的更强烈的酥麻。在一定时刻过去后,我已经意识到,我的整个前列腺腺体,已经完全暴露在了尿道里,完全暴露给了里面的虫。虫子进进出出,每一只都是黄白黄白的进去,出来时肚子里都是鲜红的。塑料瓶里慢慢的被我的血染红,每次虫子的进出都会使原本被堵住的血涌出。看着这样的情形我几乎兴奋的要再晕过去。[font]8[/font]

我再次恢复思考是我突然开始经历极其强烈却又极其短暂的高潮的快感时,我知道是高潮的快感,可一瞬间,我几乎还没有完全感受到就全部消失了。每次过后浑身都会一阵舒爽。可是实在是太短暂了,让我我变得极其的渴望更多。我注意到了流出的鲜血中慢慢的夹杂着粘稠的精块了,我射精了?可是并没有高潮的收缩。一瞬间强烈又短暂的高潮还在时不时的来着。慢慢的我意识到,这已经半个小时了,里面的虫子已经啃食了不少我的腺体。富有敏感神经的腺体慢慢的暴露了出来,之前那强烈的快感,正是虫子直接的啃咬到了腺体内的神经导致的!神经纤维太细小了,每次一啃咬都将神经咬断!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如此猛烈赤裸的快感会如此的短暂。可幸的是,我知道前列腺内有许多许多的神经分布在各处,以这些虫子的小嘴,还需要啃咬许久许久才会全部咬断呢。我幸福的再次瘫坐下去,学着享受那时不时的一瞬的快感。

我的精液一直在向外涌,混合着血液,饮料瓶中的蛆虫惊慌的爬着。我干脆就把饮料瓶拿开了。尿道的啃咬实在是九牛一毛,我只需要留着前列腺附近的那些虫就可以了。我挤出了阴茎里的虫,连着先前塑料瓶中的,都放回了最早的饲养盒里。我简单的擦洗了一下外阴,躺在了地毯上。我并没有将所有不在前列腺的蛆挤出,因为我知道,随着前列腺被啃食,会有更大的空间让新的虫子钻进去继续啃咬。

腺体内敏感的神经被直接撕咬的感觉真的是太爽了,我的口水不知觉已经流满了胸脯,眼泪鼻涕也流满了脸颊。我如饥似渴的感受着身体深处的快感,没一瞬都像一个世纪那样漫长。应该是,虫子对神经的破坏,我的前列腺失去了收缩的能力,失去了控制精液流出的能力。我的精液一直在被从我的附睾榨出,随着每一次神经的啃咬,我的身体被骗着将所有的精液一点一点释放了出去。直到现在,我的马眼除了血,已经见不到浓稠的精块了。前列腺失去了收缩的能力,也就意味着我不会再体验到射精时每次收缩带来的满足感了,可是,神经直接啃咬带来的刺激,远比高潮的收缩爽。以前将长电极插到前列腺榨精,剧烈的快感使得前列腺只缩不收,紧紧绷住的猛烈爽感,也比不上现在的快乐。虽然每次都很短暂,可是发生的频率却高了起来。难道是一只虫子,逼近了前列腺中的一个神经节?神经节是小神经纤维的聚合点,小神经集合在神经节后统一顺着一根更粗的神经向脊髓延伸去。高频率的令人两眼翻白的快感,说明一只蛆啃咬的区域神经分布密集起来,也就说明靠近了神经节!我赶忙找出马眼棒,深深地捅入马眼,希望将残留在尿道的一些蛆推向我的前列腺,让它们加入啃咬。

果不其然,在我几次抽插后,明显感觉到撕咬前列腺的,多了几张嘴。我想象着我体内的样子,我的尿道前列腺部位,定然变成了一个空腔,已被蛆虫啃咬出一个大洞了。

蛆啃咬的过程是很漫长的,就算啃了如此之久,带来了如此之多危险的快感,我仍然知道此时我的前列腺,也才紧紧被啃咬了不过十分之一。我翻出了避孕套,在顶端塞入些撕碎的丝袜,戴在了阴茎上。随后在顶端扎了许许多多小孔。一个是方便流出的血排出,另外我怕蛆需要出来换气。撕碎的丝袜就用来防治蛆跑到别的地方去的。我跑到床上躺了下去,我想休息了。如此兴奋的我定然是睡不着的,我躺着,感受着极致的啃咬的快感。扭动着身体,享受着我最后的快感。

咬到神经节了!我的双腿猛地伸直,脚趾紧扣直到抽筋。我原本迷失在快感里的思绪被拽了回来,我正想弄清发生了什么的时候,猛烈的高潮再次袭来,咬到前列腺神经节了!这次是彻底的高潮,我努力的想要呼吸,可是我的大脑被强烈的快感冲刷着,忘记了呼吸。我剧烈的想要收缩,前列腺并没有任何反应,只觉得身体里的腺体像烧红了的铁一般,炙热的向周围传达着快感。我的阴茎猛烈的颤抖着,已经紫黑色的龟头使劲的翘起想要射出点什么。可是除了缓缓流出的血液,没有任何精液出来。致命的快感持续了许久许久,那只该死的蛆咬到了富含脂类的对它来说及其美味神经节后,干脆沿着更粗的神经向下啃了起来。我浑身的肌肉扭曲着,紧绷着,迎接着这人类本不该尝到的禁忌的快感。然后眼前一黑,大脑承受不住如此强烈的刺激,我失去了意识。

我再次被剧烈的快感爽醒,又被比之前更为猛烈的高潮冲刷到再次失去意识。就这样清醒昏厥清醒昏厥持续了很久很久。我尝到了最满足的高潮,最甜美的快感。最后我醒来时,已经是上午十点。从第一只蛆虫抵达我的前列腺开始,时间已经过去了将近14个小时。我的大鸡吧已经瘫软,体内除了丝丝啃咬的疼痛,依然没有了任何快感。我知道,我的前列腺,已经不在那里了。二十几年来给我带来无数次高潮的神经,也都已被啃食干净了。昨晚往返失去意识,正是蛆虫沿着前列腺里最粗的几根神经,啃穿了我前列腺外部包膜,啃食包裹在前列腺外的最后一层神经防线。这些包裹着前列腺的神经丛,控制着我的勃起,我的性兴奋,我的高潮。昨晚的啃食,带给了我至高无上的甜美高潮,随着神经没啃食干净,同时我也失去了高潮的神经,失去了再次体验高潮的权利。

我缓缓的爬起,床单床垫被鲜血浸透。避孕套早已脱落失去勃起能力的阴茎,几只肥大的蛆四处爬着,显然是被鲜血冲出来的。我缓缓爬起床,头一阵晕,缓缓地挪到了卫生间。看着镜子里我苍白的脸,我留了太多血了。 幸运的是在我失血过多而亡之前,前列腺的伤口已经缓慢结痂。我坐上了马桶,尝试着排尿。尿液冲刷曾经前列腺所在的空腔造成了些许疼痛,伴随着一些血痂从马眼缓缓涌出,还有几个小肉虫。
[font]:[/font]

我回味着昨晚的快感,我的大脑早已被如此猛烈的舒爽惯坏,完全不顾我已失去再次体验那种滋味的能力。我还想要!我还想要神经被直接啃咬带来的赤裸裸的高潮。无助的我哭了起来,深知自己再也无法体验哪怕一丝丝性快感。

直到我的思绪被我输精管中的蠕动拉了回来,输精管可是从未被扩张过,如今说不上数目的蛆虫正沿着我的输精管向里爬去。我慢慢地兴奋了起来,慢慢的,我感到了左边睾丸深处的啃咬,随后是右边。幸福感与甜蜜感再次充斥了我的大脑...我洗漱完毕,穿好衣服,迎接新的一天到来